陳Sir揚言(第1473期)
  以後不要說建多少個人工沙灘,就是有人提出要在廣州造一座雪山我也不會感到驚訝。
  城中媒體報道,從化流溪人工沙灘項目近日進行環評公示,再度引發對廣州人工沙灘建設的關註。這類人工沙灘“中看不中用”,被市人大代表曾德雄鑒定為“非民生工程”。按照媒體梳理,廣州早在2012年就曾籌建6個人工沙灘泳場,面積大部分超過10萬平方米,但截至目前,原計劃於2013年竣工的這六個人工沙灘泳場,有五個都擱置了。即使是唯一已經開放的南沙濱海沙灘,也因污染問題,屢受市民詬病。廣州為什麼這麼熱衷於人工沙灘呢?我想不通,唯一的解釋就是:阿茂整餅,冇個樣整個樣。就像草坪一樣。廣州本來也沒有什麼天然的大草地,結果心馳神往,種的人多了,於是廣州就有了大大小小的各式草坪。
  沙灘本來是“長”在海邊的。海邊有沙灘本來也沒有什麼出奇的。就是大海和陸地之間那一大片沙子地。因為人類要到海邊去玩,於是沙灘就可以搭個帳篷打個遮陽傘,曬著太陽,喝著冷飲,談談風月,或者趴著看書。打沙灘排球。遛狗,抓螃蟹,以及從事沙雕藝術創作。開沙灘摩托車,從沙灘出發,衝浪,玩滑翔傘,開摩托艇……到後來,人們不知道是為了沙灘而到海邊去還是為了大海而到沙灘去了。總之,對於旅游者來說,沙灘離不開大海,大海也離不開沙灘。
  人造沙灘旁邊沒有大海。或者哪怕有海,原本沒有沙灘,並不是哪一處的海邊都有沙灘的,有的沒沙灘有泥潭。有的地方原本有條河,河邊也沒有沙灘,有的地方原本連河溝都沒有一條,為了要造個沙灘,於是挖條河,總之無所不能的人類冇個樣整個樣算不得什麼事。於是廣州呼啦啦地就要上六個人工沙灘泳場項目了。估計是領導們出國逛沙灘逛多了,於是就要在廣州造沙灘了,而且一個不夠,要六個。最新的消息是要在流溪河邊造沙灘了。很多人都覺得,流溪河邊順勢做個濕地公園比做沙灘好多了。無奈決策者就是聽不進去。
  我不是很能想象廣州要是有了六個人工沙灘,我們可以去做什麼。沒有了大海,沙灘的游樂功能至少要縮水一大半。只是沙灘和大草坪一樣,都能夠給人以這個城市很高大上的感覺。本來既然沒有海,那麼沒有沙灘就不是什麼丟臉的事情。奈何哪怕不是為了面子也是因為享樂主義作怪,人們都渴望投入大海的懷抱。所以歐洲的一些城市雖然也是沒有海,但也有人工沙灘。那裡倒是不太可能有面子工程和G D P衝動。或許廣州正在和國際接軌,我老土而已。
  最後還有一個很不上檔次的疑問:假如有很多游客把香口膠吐在沙灘上怎麼清理?這是完全可以預計到的事情。但是廣州原計劃籌建的人工沙灘,擱淺的原因並不是由於香口膠,比如說作為廣州“水城”亮點工程的天河人工沙灘泳場項目,夭折在其他人工沙灘紛紛上馬開建的時刻,據說原因有二,一是修建泳場必須鏟除現有綠化。而這些綠化在亞運前才完成改造,當時花費過千萬元。其二,在這一位置建泳場,無法解決新鮮水源的問題,珠江水不能用於沙灘泳場。水在哪裡都不知道就拍板建沙灘。這事辦得符合廣州近年來的決策性格。這也讓我想起一句廣州的俗話,黃鱔上沙灘———唔死都一身潺。以後不要說建多少個人工沙灘,就是有人提出要在廣州造一座雪山我也不會感到驚訝。□陳揚  (原標題:黃鱔上沙灘……)
創作者介紹

dbsesbuhkeb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